■txt_全珊珊 pics_Minna Parikka

张晓1982年出生于山东烟台,前《重庆晨报》摄影记者,现居成都。其作品现有“他们”和“海岸线”系列,镜头均对准了平凡的人群,现实的世界在影像中却有超越现实的矛盾感。

www.zhangxiaophoto.com

普通人是你最关注的拍摄对象吧。我觉得你镜头下的人物,处于日常的生活但又生出荒诞感觉。

我的照片里人肯定是作品的主体,我拍了很多人,也有一些没有人的景观。其实景观也是由人创造的或者有人活动的痕迹,这些没有人的场景有时候可以以一种间接委婉的方式来映射出人的生活。

我关注的都是普通人,只是在某一个时刻他们呈现出来的状态让他们显得那么出众,可能他们自己并不会意识到,当然也有很多人都习以为常不会过多的注意。我喜欢默默地去观察,这种长期的观察会让我形成一种固定的模式,当遇到这样的场景会有不由自主的冲动去按下快门,就像是条件反射。这样的场景必定是直接或间接反映当下国人现状,而又有些超越现实的画面,像是一种矛盾,所以荒诞。

你的关注点在哪?

在很多地方我都会被当地人问,你来干什么?这里有什么好拍的?我最常用的的回答就是:“来看看。”我只是一个陌生人,过客,这种关系跟游客差不多,只是我们目的不同。一个摄影师的力量是微小的,不指望去改变什么。我能去见证和记录这个时代就已经很好了,一个我所生活的时代。

一般你会如何同陌生的被拍摄者交流?

我很少与他们交流,我大部分时间都是在他们不注意的时候拍下我想要的画面然后匆匆离开,或者顶多一个微笑。首先我不想打扰他们,其次我比较内向。而且有些人在你与他交流之后反而不愿意让你拍了。他们总觉得拿相机的就是记者,而记者拍照就像是为了要揭露反映什么一样,所以会抗拒。

你走过了多少中国的地方?

从2009年到2013年,这四年我去了中国沿海的每一个城市和县城。去了这么多的地方令我印象最深的不是各地的不同,更多的是一种可怕的相似性。特别是很多县城,大部分建筑都是简单粗暴地矗立在大街两旁,感觉都是一个包工头干的。要不是语言和季节气候的不同,很容易在早晨醒来的时候忘记了自己身在何处。

你最有复杂感情的是哪个地方?

当然是我的老家,山东烟台。我出生在当时的海阳县的一个小村子。从我们村子到海边有四十多公里,但是我整个童年去海边的次数少得可怜。也许那为数不多的海边经历正是我拍摄海岸线的最初萌芽。后来我又在烟台度过了四年的大学生活。我所就读的烟台大学就在海边,每天躺在宿舍的床上就能看着海睡觉。大学毕业后就一直在外地工作,一年只能回家一次。现在再次回到我出生和成长的地方,总是觉得很陌生,越来越疏远了。我经常会自问,我本该就属于这片土地,我为什么要离开。这种关于家乡的迷失或许将伴随一生。

你唯一的正经上班的工作经历,应该是《重庆晨报》的摄影记者身份吧。它是否影响到你和你的摄影?

作为一个摄影记者对于当时的我来说是极有挑战性和兴奋感的。除了平时的常规报道之外,我先后参与了“嫦娥二号卫星发射”,“湖南凤凰大桥垮塌”,“三峡大坝蓄水完成”,“512汶川地震”等等大型采访。这些都是我一生难忘的经历。同时报社还可以给我一份比较稳定的薪水,让刚刚大学毕业的我在生活上没有太大的担忧。同时有比较多的空闲时间,我可以做自己的创作,而且一些工作中的新闻事件也会成为我作品的一部分。所以我对《重庆晨报》这份报纸一直是怀着感恩的心。这段工作经历不止是影响了我的摄影,更是我人生的一个美好开始。

你的理想是做什么工作?为何不往大学的建筑专业方向走了?又从记者变成自由职业者的。

不同的时期设想的理想工作也不同,比如我在高中考前班学画画的时候就特别喜欢梵高,想成为画家,其实那个时候根本不知道画家是什么样子的。上大学后进入了建筑系,又喜欢上了柯布西耶和安藤忠雄等建筑大师。过了没多久觉得自己喜欢摄影更胜于建筑,直到大学毕业我的理想工作都是做一名摄影记者。

后来在《重庆晨报》做摄影记者,一开始会觉得很兴奋, 因为这是实现了我学生时代的一个梦想。工作了几年之后我发现我并不喜欢这个工作了,而且大部分时间都待在同一个城市,有点憋得慌,就想出去走走。其实那时虽然我不知道我想要什么,但是我知道我不想要什么。 而且在一个没有新闻理想的年代,离开或许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两个系列的拍摄手法各异。《海岸线》更多的是地景中的人物,构图心思也明显多起来。自己的摄影发生了什么变化,它对你的意义是什么?

我觉得这两个系列是一种延续的关系。只是画面的视觉语言不同,《海岸线》与《他们》最大的不同就是褪去了那些猛烈的形式感,并不是靠视觉冲击力来吸引观众。如果说《他们》是热烈的话,那《海岸线》就是冷静的 。我在当时所处的那个氛围里结合我当时的情绪把他们记录了下来。至于更多的意义,让观众自己去想象吧,每个人都会有不同的见解。

摄影器材和拍摄主题有何关系?好比说你为什么选择Holga来拍《他们》系列,6x7胶卷拍《海岸线》。

最初选择Holga这个相机只是因为它便宜,而并不是根据将要拍的作品来有意识地选择。我在重庆工作的时候用它拍了很多照片,三年多的时间拍了上千个胶卷,后来集结成作品《他们》。这个相机的形式感极为强烈,到最后在拍摄时甚至会有些视觉疲劳,所以我就决定换一台相机。

我后来拍摄《海岸线》的时候选择了现在用的Mamiya 7 II,这次不同于之前的Holga,这是根据我要拍的作品来有意识地选择的。首先是成像技术和细节呈现,这可以使照片更好地还原当时的场景,也尽量接近我眼睛所看到的。不像之前的Holga,它可以褪去那些浮华和夸张,使得画面冷静下来。其次就是MAMIYA 7 II很快很轻便,适合我快速地抓拍我想要的影像,因为我不喜欢去摆布拍摄对象。

你都是有项目计划性地拍,平时会拍下自己的普通生活么?

我自己的生活好像很平淡,并没有什么值得去拍的。平时我会用我的一个叫18K的半格小相机来拍着玩,比如在走路时,比如在乘车时。当然也会用手机拍些零碎的东西发发微博之类的。但是接下来我空闲的时间应该会给我刚出生的儿子铁蛋拍很多照片吧。等他长大以后再看,能留下些回忆挺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