需要开门见山的是:Instagram的风行并没有催生更多的摄影艺术家,充其量也只是大规模盘活了3G流量而已。

虽然大家坐下吃饭开口问的第一句话都是“请问WiFi密码是多少?”但我们并没有生活在一个全新的摄影文艺复兴年代。在空气中传输的图像信号,也并不是金声玉振的时代纪录,也就不过是几盘贵价菜,几张大头贴,几丛路边花草而已。如果在周末打开Instagram,你可能感觉自己只是一个看着监视器的保安,朋友们都暴露在彼此的摄像头前,坦白他们今天穿的是什么;在哪里吃什么;在何时玩什么……虽然,某些靠造概念吃饭的策展人又在喋喋不休曰:“iPhotography时代已经来啦!”——不好意思,并没有。

数以亿计的百万像素摄像头,不见得能带来所谓摄影的民主化。年轻人更随意地按下快门键,纪录一些琐碎的场景和朦胧的画面,其中更有不少人参与了所谓“iPhotography”的探讨(虽然有效信息部分惜字如金),多少显得众说纷纭,但这并非良好美术教育的结果。设备泛滥只是资讯泛滥的肇因,但观点和观念仍然是稀缺资源。图像捕捉工具的穿戴化只能带来碎片信息抓取和传输的便利,可低像素并不是当代艺术的新标签。

当你用低劣的塑料镜头、矫情的滤镜、令人发指的压缩比、毫无意义的图说记录一幅建筑工地图像时,你仍然很难以“中国人自己的Thomas Ruff ”自居,也无意揭示信息时代的图像如何不需细节和画质就可以作为符号和内容传达庞大的信息——你只是在享受分享的快乐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