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网络上兴起一股同学之间互谢“不杀之恩”的热潮。当然,这是一种玩笑,复旦大学医学院的投毒案的残酷,让这个笑话变得不再好玩。校园宿舍恩怨并不罕见,真正让它变得无法收拾的,主要是在本科的高年级和研究生阶段。大多数大学生都是生理和心智上的成年人,但是此阶段才是一个社会化初步完成的时段。校园人要变成社会人,就在这两年。

这是最艰难的“半社会人”阶段,社会要求学生像“社会人”一样行事,但是学生可能还无法完全享受一个社会人的权益,学业、就业、情感的压力接踵而来。单纯的某种压力一般不会完全击倒一个人,各种压力的叠加则会——实习单位和毕业论文的压力使得在宿舍(一个避无可避的公共空间)里的一点点冲突都会放大,人际关系问题,很可能成为压垮半社会人的最后一根稻草。美国心理学家津巴多曾经专门论述过压力的叠加,他建议大学生多运动、参加社团活动、求助于学校的心理支持。不过对毕业学生已经没有参加社团活动的可能了。有些专业的半社会人可能面临更大的压力,比如医学的硕士研究生往往和医院的住院医生培养计划是二合一的,也就是说,这些半社会人需要工作十几个小时、值夜班、经历和见证死亡与伤痛、面临最复杂和凶险的医患关系,而他在医生职业中收获的成就感,却可能因为患者对他年轻和实习医生的身份的评价,或者因为自己的就业选择不理想而瞬间归零。

学校有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来缓解学生的压力?也有,比如提供更宽敞舒服的住宿条件、减轻对论文发表的压力、提高就业信息服务水平、校园里安排合适的运动场地,以及更频繁地提醒他们心理支持中心其实很方便。如此便没有什么“不杀之恩”可谢了。